4月中国平安在全国大规模上线App,  但友邦保险也并非国寿与工行的唯一选择

投资者报(记者肖君秀)“海外投资机会已显现。”中国人寿(601628.SH)首席投资官刘乐飞称。现在,中国人寿与中国工商银行(601398.SH)有意联手收购友邦保险49%以上股权。  美国友邦保险公司(AIA)为美国国际集团(AIG)最为优质的资产之一。陷入困境的AIG在10月初宣布出售不超过49%友邦保险股权,有意向的买家现已超过30多家,国寿与工行也是其中之一。  作为国内两家金融巨头,不论实力、业务整合能力都属一流,而友邦保险作为一项亚洲保险的优质待售项目,彼此间都存在相当的吸引力。但问题焦点在于,国寿与工行意在控股收购,而AIG只想售出AIA不超过49%股份。  双方的诱惑力  出售友邦保险部分股权,实为美国最大的保险机构AIG无奈之举。  作为亚洲区的区域性寿险公司,友邦保险2007年税前利润约20亿美元;今年前三季度也保持稳健经营,税前利润达10亿美元,保单留存率超过了99%。其业务遍布亚洲13个国家,投保人2000万。此外,该公司还在许多城市如中国香港与上海都有房地产投资组合。  “如果国寿参与竞购,乃同行之间的兼并,思路很正确。”英大证券研究所所长李大宵表示。但工行为何也对友邦保险有意呢?  李大宵认为,银行向混业性综合经营转变,如果能取得保险业务,有助于业务均衡发展。国寿与工行联手,取得全世界市值最大银行的支持,谈判上处于有利条件,成功可能性更大。实际上,中国人寿和工行已进行多年多种合作,中国人寿的银保合作险种的销售量占到整个工行银保销售的一半以上。自去年“次贷危机”以来,两家一直准备联手海外收购。  对于友邦保险来说,国寿与工行同样有不可抗拒的“力量”。  AIA总裁、AIG亚太区区域总裁麦智信表示,AIG已委托百仕通(Blackstone)及摩根大通(JP
Morgan)作财务顾问,在全球物色策略投资者。友邦保险中国区总裁陈荣声表示,他非常希望能够引入中国国内的投资者,如果可能通过引进中国投资者把友邦变成合资保险公司,则有可能使其在中国的扩展更容易。  必打的价格战  自AIG抛出友邦保险49%股份出售计划后,全球超过30家集团公司有收购意向,但最终买家尚未浮出水面。友邦保险方面表示,战略投资者暂时还没有确定,重组出售部分股权,主要是AIG在处理。  但友邦保险也并非国寿与工行的唯一选择。国寿与工行拥有巨额现金,选择权更多地掌握在买方手上。在李大宵看来,“如今金融危机最恐慌、流动性最差的时候已过去,大批海内外项目浮出水面,尤如潮水退去露出满地贝壳,但必需精挑细选。”在众多的选择面前,国寿与工行是否最终与友邦保险牵手还是未知数。  国泰君安分析师彭玉龙表示,国内金融机构拟进行海外收购的想法很正常。目前形势已趋明朗,风险基本暴露出来,但能否成功还要看双方博弈与谈判。  据分析师估计,友邦保险49%股权交易价值可能达到约200亿美元。AIA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谢仕荣表示,按AIA的策略,将不会单单考虑出让收入,更会考虑对未来业务开展的促进作用,所以AIA将会对生意伙伴严格挑选。  “我们要找的是适当的合作伙伴,不是谁出价高就是谁的。合作伙伴是长期的,我们需要评估是否适合,才会出让部分股权给对方。中资机构绝对是我们考虑之一。”谢仕荣也同样对中资机构抛出橄榄枝,而国寿和工行也符合其“对未来业务开展有促进作用”。  问题在于,国寿与工行对友邦保险拟实现控股收购,即49%以上的股权收购。不过AIG强调将继续保留大股东的身分,只是引入策略投资,所以AIG拟出售AIA最多49%的股份。  花费超过千亿的巨资仅仅作为财务投资,显然不是国寿与工行的意图。获得控股权以能够掌控其发展,并充分整合三方的优势组成亚洲最大的“寿险公司”才是其目的。李大宵认为,对于AIG来说股东越分散越好,“股东之间互相制衡,不会出现一股独大现象。”  分析人士则认为,AIG计划出售友邦保险不超过49%股权的计划较难实现,因为即便持有49%的股权仍不具有控股权,财务投资的性质更大,因此对很多觊觎其业务的公司,尤其是对保险同业投资者来讲,吸引力会下降。  是出售49%的股权如愿找来财务投资者?还是无奈之下卖出超过49%的股权失去控股权?对AIA和国寿及工行的任何一方而言,都充满了不确定和意外。

在一系列政策加码下,险企在大健康领域的拼抢愈发激烈,寿险老大国寿也正式参战。“国寿大健康”管理和服务平台昨日正式上线,率先在深圳试点。而值得注意的是,深圳既是中国平安(601318,股吧)大本营,又是其App“平安好医生”重点发展的城市之一,国寿如此高调宣布被认为是在暗战平安。

据了解,国寿布局的模式主要是提供“六个一”全套健康管理服务,如健康档案、年度体检、就医平台、咨询专线等。国寿这一平台出现距“平安好医生”上线仅4个月。

据了解,4月中国平安在全国大规模上线App“平安好医生”,实现移动医疗,提供实时咨询和健康管理服务。深圳既是“平安好医生”发力的重点城市之一,又是中国平安的大本营,而国寿率先在深圳试点大有叫板之势。

近期,在中国平安业绩发布会上,董事长马明哲披露,现在“平安好医生”已经超过1200万注册量,每天活跃人数超过35万人次。移动医疗用户增长如此快速让更多的险企看到了互联网+健康管理的潜力。

国寿深圳分公司客户服务与健康管理中心总经理雷海峰介绍,“国寿大健康”平台和40多个城市的400多家医院进行合作。

国寿除了打造这一“大健康”平台外,还举全集团之力筹备总规模高达500亿元的大健康基金,并于去年成立了“健康养老业务发展工作领导小组”,这足以显示国寿提供健康管理服务和抢占市场的雄心。

两大保险巨头暗战的背后,是政策的大力支持和市场潜力的吸引。近两年,国务院及有关部委连续出台一系列有关健康和养老产业发展的规定,例如近期就推出了税优健康险新政。

有关部门测算,到2020年健康险发展空间将达到6000亿元甚至更多,而2014年健康险保费收入为1587亿元。健康险保费收入正在快速发展,去年同比增长高达41%。

正因如此,险企纷纷通过健康管理服务,一方面作为提升服务增值的方式,另一方面作为吸引客户的敲门砖。新华保险(601336,股吧)与泰康人寿均不约而同建起专属的健康管理公司,太保还联手德国安联集团打造了太保安联健康保险公司,国寿成立专业健康险公司的工作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

尽管健康险市场争夺战愈发激烈,但目前这一险种的经营并不乐观。例如,截至去年,平安健康险近六年来净利累计亏损3.63亿元。对此,有健康险专业人士解释,国内医疗信息严重割裂、患者在不同医院就医信息不连通,造成了健康管理信息的缺失和健康管理服务的困难。

因此,南开大学风险管理与保险系教授朱铭来指出,做大健康险领域应注意两个环节,一是费用管控,开发的产品能否有效控制关系到未来的赔付率和盈利状况;二是健康管理的理念,保险业和医务系统进行配合,将行业的服务向医疗环节延伸的效果更好。

目前,险企正在积极与医院、诊所对接,以控制过度医疗、虚假报销等。部分险企开始投资设立体检机构、门诊、医院,如阳光人寿在山东建起了阳光融和医院,国寿入主康健国际医疗成为最大股东并将收购医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