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与林家有没有关系的村民,警方和民间救援队也参与进来

  岙底村,在浙江宁波象山县定塘镇的东北部,三面环山,人口约1100余人。这个季节的岙底村,山坡上挂满了金黄色的橘子,原本是村民采摘的农忙时节。11月中旬的一天,小林失联的消息犹如一枚重磅炸弹,在村里炸开了锅。

图片 1

  没有比找到人更重要的事情!

事实原委

  那几天,不管与林家有没有关系的村民,都放下了手头的活,帮忙找人。

小林失踪啦!

  连着数日在山上开展了多轮地毯式的搜救,可是小林依然下落不明。

消息如晴天霹雳,在小小的岙底村炸开了锅。

  就当大家一筹莫展时,在小林离家的第12天,好消息传来,有邻村村民在橘园里发现了小林,人还活着。

这些天,不管与林家有没有关系的村民,都放下了手头的活,帮忙找人。警方和民间救援队也参与进来,但小林依然下落不明。

  这一消息很快传遍了小山村,也让村民悬着的心终于落下。

前天中午12点半左右,堂哥林先生接到派出所的电话,说人找到了。他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看到我的第一眼,他说不要靠近,精神高度紧张。堂哥回忆,后来等他爸爸到了之后,小林绷紧的神经才慢慢缓了下来。他情绪稍微稳定后,我就问他这几天在山上怎么过来的,他说就吃了点野果子,渴了的话喝点泥浆水。

离家前一晚喝了点小酒

至于为何要离家出走,堂哥认为很大可能是小林游戏过度,产生幻觉。我问他为什么要离家出走,他说他看到满山遍野都是被枪扫射的人。在和堂弟的交流过程中,堂哥发现堂弟的脑中永远走不出追杀的环节。

其他没有任何异常征兆

据悉,小林今年20岁,离家的前一天晚上(11月12日),心情不错,当晚还与亲戚们喝了几杯酒,回到家之后,说头有点晕乎乎,先睡了。 后来,林父临时有事先出去了下,回来后问妻子:儿子去哪儿了?妻答:不知道。刚开始夫妻俩也没觉得啥,可找了三四天后,隐约感觉到事情不妙,遂报警。

  非常感谢大家的关心。今天上午,钱报记者联系上小林堂哥林先生时,他说堂弟已经被送往宁波一家医院检查,目前精神状态还不错。

钱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小林是家中的独生子,父母对其比较溺爱,要什么给什么,平时与外界交流不多,经常沉溺在自己的游戏世界中。

  对于过去几天发生的事情,堂哥代表家人除了感谢还是感谢。他也向钱报记者详细介绍了事情发生的经过

在这个事情发生之前,家人是知道小林喜欢玩游戏的,但不知道他已经沉迷得这么深。

  小林今年20岁,离家的前一天晚上,心情不错,当晚还与亲戚们喝了几杯酒,回到家之后,说头有点晕乎乎,先睡了。

图片 2

  第二天早上7点左右,小林反常地起了个大早。父亲以为厂里有事情,就没有在意这个细节。父子俩坐在餐桌上,还有问有答,没发现异常。小林跟父亲说,没什么胃口,饭太多了吃不太下,还往父亲碗里分了一点。

据小林身边人透露,小林有6部手机,还有一台手提电脑,上面装了好几款暴力游戏。这次离家,他一个手机也没带。

  后来,林父临时有事先出去了下,回来后问妻子,儿子去哪儿了,妻答,不知道。刚开始夫妻也没觉得啥,可找了三四天后,隐约感觉到事情不妙,报警。

我国近一成青少年过度依赖网络

  小林突然离家,也让这个平静的小山村炸开了锅。

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院长陆林透露,网络成瘾是我国青少年较为普遍存在的心理健康问题,据统计,全世界范围内青少年过度依赖网络的发病率是6%,我国接近10%。

  村支部书记李玉定立即组织村民上山寻找。村里有100多人山上找人,不管是年轻的还是年纪大的,都上山了,还有几个听闻此事在外工作的村民,也专门请假回来了。
李玉定对钱报记者说。

过度地依赖网络,对于青少年的学习和生活造成了巨大的影响,据一项调查报告显示,中国13岁至17岁的青少年在网民中网瘾比例最高,大学生网络成瘾率在9%以上。

  曾参与多次救援任务的象山雄鹰队队长胡可看到村民的举动后非常感动。

不少家长无奈之下将孩子送入戒网瘾机构,对此,何日辉特别反对,他表示,自从世界卫生组织将网络成瘾纳入精神疾病范畴,严格来说,只有医疗机构有资质帮助孩子戒除网瘾;另一方面,如今社会上各种戒网瘾机构鱼龙混杂,许多机构是用暴力手段让孩子屈服,更多是通过行为的矫正,让孩子在暴力和恐惧下会选择顺从,但未从根本上解决,甚至会造成二次伤害、创伤后遗症等。他建议家长要为孩子选择正规医疗机构接受规范治疗。

  我还没见到过哪个村庄的村民能像他们这样齐心协力做一件事情,他们真的是放下手头的农活,一连好几天在山上找人,我们救援队就更没有理由放弃。胡可说。

橘子地里一个人影正是小林

他已饿极,看到吃的立即狼吞虎咽

  坐落在山坳深处的岙底村,三面环山,要想在这一大片密密麻麻的山林中找人,难度可想而知。

  在找寻过程中,山顶搭建铁塔的施工人员提供了一条线索,他们称曾见过小林。他说有人要追杀他,手上、脸上、衣服都被刮破了,施工人员以为小林开玩笑,并没太在意。

  这条线索,对搜救人员来说非常重要。

  根据目击者提供的线索,我们在那附近展开了地毯式的搜救,三五米一个人,一字排开,然后往前推进,连着几天,还是没有任何发现。李玉定说。

  与此同时,宁波象山当地公安民警和八九支民间救援队也同步抓紧摸排。

  我们沿着山沟、水库旁找寻,生怕落水,但一连几天也没有任何线索。象山雄鹰救援队队长胡可说。

  这漫漫山野,小林究竟在哪?他还能坚持多久?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之际,11月24日中午,从隔壁村传来了一个好消息,人找到了。

  钱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正在山坡上采摘橘子的邻村村民听到了动静,一个身影从山坡上滑了下来,一看,这就是大家在找的小林。

  橘农发现他时,小林精神有些恍惚,但意识还清醒,能正常交流。橘农给他剥了橘子,小林一连吃了10来个,橘农还给他拿了饼干和八宝粥,已经饿到极限的小林狼吞虎咽起来。

  随后,橘农拨打了110。

家人称他打游戏过度

出现幻觉被人追杀

  11月24日中午12点半左右,堂哥林先生也接到了派出所打来的电话,说人找到了。得知消息后,他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

  看到我的第一眼,他说不要靠近,精神高度紧张。堂哥回忆,后来等邻居和他爸爸到了之后,小林绷紧的情绪才慢慢缓了下来。

  小林为何要离家出走?这12天在山上是怎么度过的?这些问题也是堂哥想知道的。

  他情绪稍微稳定后,我就问他这几天在山上怎么过来的,他说就吃了点野柿子、野果子,渴了的话喝点泥浆水。

  至于为何要离家出走,堂哥说基本上可以确定小林是游戏过度,产生幻觉。

  我问他为什么要离家出走,他说他看到满山遍野被枪扫射的都是人。在和堂弟的交流过程中,堂哥发现堂弟的脑中永远走不出追杀的环节。

  钱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小林为家中的独生子,父母对其比较溺爱,要什么给什么,平时与外界交流不多,他经常沉溺在自己的游戏世界中。

  在这个事情发生之前,家人是知道小林喜欢玩游戏的,但不知道他已经沉迷到这么深。

  据小林身边人透露,小林有6部手机,还有一台手提电脑,上面装了好几款暴力游戏。这一次离家,他一个手机没带。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