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保险公司都将执行《2号解释》这一新的会计政策,重大保险风险测试标准、保费分拆标准、新准备金评估标准另行发布

2009年保险业年报将遵循新会计准则  俞燕  在财政部发布《企业会计准则解释第2号》(下称《2号解释》)5个月后,中国保监会昨天以“保监发〔2009〕1号”文的形式发布了《关于保险业实施〈企业会计准则解释第2号〉有关事项的通知》(下称《通知》),要求保险业将在今年年报中执行三项新会计政策。  三项新政  去年8月,《2号解释》出台,要求境内外上市保险公司对同一交易事项采用相同的会计政策和会计估计进行确认、计量和报告。根据总体实施方案,将“统一执行、一步到位”,即所有境内外上市保险公司,均执行新的统一的会计政策,在编制2009年年度财务报告时,对目前导致境内外会计报表差异的各项会计政策同时进行变更。  《通知》要求,包括境内、境外上市保险公司在内的所有保险公司,编制2009年年度境内、境外财务报告时应遵循三大项会计政策,即保费收入的确认和计量引入重大保险风险测试和分拆处理;保单获取成本不递延,计入当期损益;新的基于最佳估计原则下的准备金评估标准。  对于在境内外同时上市的保险公司,《通知》规定,除上述报表差异外,其他报表项目存在的差异,原则上也应按《2号解释》的要求,对同一交易事项采用相同的会计政策和会计估计,消除境内外会计报表的差异。  投资部分收入将不被计入保费收入  按照《2号解释》,投连险等投资型保险合同中,保险风险部分和其他风险部分能够区分,并且能够单独计量的,将保险风险部分和其他风险部分进行分拆。  这意味着,近年来为保险公司保费收入作出较大贡献的投资型保险产品,其中的投资部分收入将不被计入保费收入中。东方证券资深保险分析师王小罡认为,虽然保费收入规模会因此降低,但“有利于引导保险公司多做保障类业务”。  但是,如何确认保险风险和其他风险,特别是对于同时承担保险风险和其他风险的保险合同如何分拆保费,应该确定多大的分拆比例,是实施此条新规的关键点,也是难点。《通知》规定,重大保险风险测试标准、保费分拆标准、新准备金评估标准另行发布。  多位保险公司高管表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分拆保费收入缺乏可执行性。“如何确认和分拆保险风险,确定多大的分拆比例比较合理,还很难说。”一位保险公司财务负责人表示。  新公司经营发展将更加困难  《通知》规定,保单获取成本不递延,计入当期损益,这意味着香港会计准则实行DAC(保单获得成本摊销),将难以在内地推行。对此,王小罡直言是“一大憾事”,“这将有悖于收益与费用相匹配的会计准则,也会使期缴业务较高的首年费用压低公司净利润和净资产,对正确引导公司多做高利润期缴业务不利。”  上述保险公司财务负责人则认为,此新规有可能使内地保险公司在面临境内外竞争时,失去竞争力。“如果不递延,很多保险公司新单做得越多,亏损越多,这对于新公司来说,多年都无法实现利润,经营和发展将更加困难。”  不过,如果执行新的准备金评估标准,将部分地抵消保单获取成本不递延带来的影响,但“具体影响程度将取决于新准备金标准等因素”,上述保险公司财务负责人表示,新规对保险公司利润有多大影响,将最终取决于新准备金标准、保费分拆比例以及保单获取成本不予递延等的综合效应。

□ 本报记者 罗三秀
  日前,保监会酝酿已久的“保费新规”——《企业会计准则解释第2号》(简称2号解释)的实施方案终于有了眉目。
  尽管早在去年8月《2号解释》就已问世,但“境内外上市的保险公司对同一交易事项采用相同的会计政策和会计估计进行确认、计量和报告”的规定却迟迟未体现在各保险公司的报表上。现在保监会实施《2号解释》的相关通知则将这一会计规定付诸实施,对所有保险公司一视同仁。
  据悉,无论是境内外上市公司还是非上市公司,所有保险公司都将执行《2号解释》这一新的会计政策,而各家保险公司在编制2009年财报时,将对目前导致境内外会计报表差异的各项会计政策同时进行变更。
  “新规旨在消除境内外跨级报表差异,统一境内外对保费和准备金核算口径。”中信证券分析师黄华民在其研究报告中指出。
  保监会要求各保险公司实施新规时,需对保费收入的确认和计量引入重大保险风险测试和分拆处理,保单获取成本不递延,计入当期损益,采用新的基于最佳估计原则下的准备金评估标准。
  除上述报表差异外,其它报表项目存在的差异,原则上也应对同一交易事项采用相同的会计政策和会计估计,消除境内外会计报表的差异。
  在业内人士看来,新规的出台也是为了和国际会计准则接轨。不过,新规虽然和国际准则大致相同,但并非是无缝接轨,也有本土化的特点。
  《2号解释》不递延保单成本,将其保单获取成本入当期损益的要求,在黄华民看来,“更为谨慎的费用化处理,没有进行资本化后摊销处理,相对于国外准则会降低同期利润水平”。
  新规的实施无疑对保险业产生很大的影响,将保障保费和储蓄投资保费分拆的做法很可能使保险公司账面保费缩水。而分拆保费收入将引导保险行业调整产品结构,增强产品的保障功能。
  目前会计政策下,投连险、万能险等保障性较弱的投资型保险和其他传统保险合同一样,均统一计入保费收入。而新规的实施,将要求投资型保险的风险保障部分和其他风险部分区分,并且能够单独计量的,对风险部分和非风险部分进行分拆。
  在去年8月的寿险工作会议上,监管层指出,1至7月寿险保费收入同比增长66.7%,主要原因是银保业务的爆发式增长。银保收入占寿险保费收入半壁江山的保险公司更是遍地开花。而因为银保收入的过快增长,各公司的保费规模也突飞猛进。
  《2号解释》对保险业的另一个影响,体现在手续费、佣金摊销问题上。比如,香港的相关准则允许递延手续费、摊销佣金等,这使得同一家公司香港报表体现的净利润要比国内报表丰厚。而国内的新规要求,相关手续费、佣金等不能递延和分期摊销。比如中国人寿、中国平安的内地报表的利润就比香港报表的利润有近20%-30%的折价,即港股比A股的利润更具有吸引力。
  如此,新政策的实施弥补了现有保险会计准则下利润“虚胖”的缺陷,将更加客观、真实地反映保险公司的保费规模、财务状况、盈利能力等等,从而引导保险行业更加稳健地经营业务。
  “由于新规采取更为严格的费用处理手段,将降低保险公司的利润水平,这也可能反映了国内寿险保单期限偏短期,避免保险公司通过盈余管理手段来调节利润。”黄华民在报告中进一步指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